怎样看待王冬龄先生的早期作品?

2022-04-28 05:57  阅读 7 次

朋友们好!我是杨志勇

王冬龄先生早期的书法是来于传统,还有点林散之先生的影子。但面目不多,(除去乱书)有点千人一面的感觉。线条质感不错,但用笔粗细变化不大,也没有墨法,看不出浓淡虚实。

总之没达到多高境界,(不过比我写的好!)

对文学更是一窍不通,一下笔把唐诗宋词抄个遍。这一点实在不敢恭维。别人嘛就不说了,因为你不是一般人,是博士生导师呀!这个水平怎么能行!

不过我佩服王先生的大字,一个字两三米大,想写好非常难!因为写时看不到整体,只能凭感觉,所以写到那个地步很不容易。

如果王先生再扎根传统,直溯其源,

会取得很大成绩,可惜他走偏了,有点走火入魔,空赢得一片骂名,着实可惜。

希望先生静下心来,穷书万卷,去掉燥气火气,书艺绝对更上一层楼!

有哪些文学作品的开头堪称神来之笔

我总念念不忘许多经典小说的开头。

且不说狄更斯的《双城记》的开篇多么契合我们的时代,也不提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那句经典的开场白,更不要说马尔克斯《百年孤独》开篇对后世作家的巨大影响,我只想诉说前些日子刚读到胡安·鲁尔福《佩德罗·巴拉莫》(译林出版社2007年10月版)那种奇妙的感觉:“我来到科马拉,因为有人告诉我,我的父亲,一个叫佩德罗·巴拉莫的男人,住在这里。这是我的母亲告诉我的。我曾向她起誓,在她死后便动身去找他。我紧握她的手,表示我一定会这样做。在她濒临死亡的一刻,我可以答应她任何事情。”

不需要继续往下读,仅凭对这些具有魔力的句子的一种直觉,我已经知道在读的是一部多么伟大的经典小说。当然,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读到鲁尔福的作品,但是之前只是通过别人的评介,一点点地积累了对这篇小说久违的好感和景仰。是不是伟大的作品都需要一个如此简洁的句子开头?当然不一定,但伟大的作品总有一些深具蛊惑力的特质掩盖在那些平淡无奇的字句后面,等待着用心的读者耐心地去发现。这些特质可以是开头出现,也可以在结尾中感知,甚至弥漫在整部作品的始末。

很多伟大的小说开始都是很不起眼,这不是故意留有遗憾。但是好小说总有能打动你的东西,比如一个句子,一个行为,一个描述,甚至整体营造的氛围。伟大有多面,故事开始的时候,也许你没有察觉到,但是总有一个部分是属于你自己的,令你怦然心动。一个故事有了好的开头,仿佛在引诱你,让你进入它的情境,感同身受,就如同爱丽丝进入了漫游仙境一样。如果你无法进入故事,任何伟大的曼妙的句子也无法吸引你。换句话说,也许你觉得一个故事的开篇很平常无奇,但是一旦你喜欢上了那个故事,你就会重新意识到,那个开篇的段落在闪光,仿佛那些平常无奇的句子突然具有了极大的魔力。小说的开篇与小说本身本来就是一体的。

小说家阿摩司·奥兹有个形象的比方说,开始讲一个故事,就像在餐馆和一个素昧平生的人调情。几乎每个故事的开头都是一根骨头,你用这根骨头逗引女人的狗,而那条狗又使你接近那个女人。我们只有被引诱的时候才会对那本书好奇,阅读开始时就仿佛跟书本调情,半推半就之间,也许成就了好事。这才是人类心理最奇怪的地方,多少年过去了,你已苍老,以回忆度日,想起起多年前的那次好事,最先想到的往往是开始调情的时刻。这就是《百年孤独》开篇的那个句子为何具有如此巨大的魔力之故,因为“许多年之后”我们仅存的只有回忆。而回忆中,“那个遥远的下午”,我们开始自己的阅读时,那篇小说的开头的句子,经过了时光的淬炼,仿佛具有了神话般的灵韵,自发的生命,缓慢生长的力量,历久弥新。

本文地址:http://www.ehuixue.com/166075.html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慧学在线的微信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慧学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