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给茅盾文学奖作品排序,可排在前三、前五或前十都是哪些作品呢?你最爱哪几部呢?

2022-04-28 06:56  阅读 9 次

作为一个读了将近三十年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的中年人来说,上面的许多回答我觉得水平都相对有限(各位先别急着喷,听我说说看法)。

有许多人很推崇《平凡的世界》,但我觉得它顶多是三流作品。为什么呢?这要从路遥的师从和笔法来分析,路遥师从柳青,柳青作为“类鲁艺”这种环境培养出身的作家,有几个很致命的缺陷:一是极容易政治挂帅(参看《创业史》),二是片面模仿前苏部分作家的描写手法——盲目追求静态心理描写的效果,因此并不符国人传统的阅读习惯。

具体到《平凡的世界》一书,在内容上,作者有一种总喜欢不时跳跃出来感叹若干的词句(有时甚至是一大段一大段);有着那种动不动就拼命进行环境渲染的章节,这些大致都可视为对柳青创作水平局限性的一种继承,实质上是不符中国百姓阅读习惯的。

其次这部作品结构上看是前紧后松,第一部楔合尚可,后两部由于头绪多了,不少人物的归宿处理显得草草收兵。

最后这部作品为了表现主人公孙少平的形象,过度使用了偶然、巧合之笔,使人觉得在“编”故事。例如侯玉英对孙少平态度转变的诱因,郝红梅疏远孙少平亲近顾养民然后因偷手帕而招致后来种种的坎坷(路遥你即使要突出肯定一个人也不必让所有人围着他转,设计出几近“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情节)。这不得不说对作品的现实性带来严重的损害。

值得一提的是,官媒和许多所谓“主流”都在拼命抬高《平凡的世界》一书,甚至搬出“尊重逝者”的道德大旗指责所有对这部作品提出质疑的人。这种做法会不会物极必反呢,我相信历史自有公论!事实上,作为一个自幼在珠三角农村长大的人,我还想问各位读者一句:难道中国只有陕北地区存在农村吗?难道只有陕北的农民和人际关系才是真实美好的吗?为什么要用一种农村的生活方式否认其他农村生活方式的合理性呢?

话说回来,那么在我心里,茅盾文学奖的名次如果强行排位是怎样的呢,个人观点如下:

第一档次(排名不分先后,下同):古华的《芙蓉镇》(总结历史需要点勇气,微瑕之处是对王秋赦和李国香等人的暧昧关系描写,控制的分寸还需要加强);徐兴业的《金瓯缺》和凌力的《少年天子》(两者水平差不多,男人的历史和女人的历史,视角的区别,大开大合驾驭得不错,当然前者的观点偏传统,后者由于要体现政治斗争的残酷性,如庄太后的形象会稍显过于完美);刘心武的《钟鼓楼》(结构的创新以及对市井生活的出色演绎,貌似这本书评论的质疑声甚少)。

第二档次:阿来的《尘埃落定》,陈忠实的《白鹿原》,王旭烽的《茶人三部曲》,王安忆的《长恨歌》等(评论从略)。

第三档次:李准的《黄河东流去》,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刘斯奋的《白门柳》等(评论从略)。

勉强入流的:李国文的《冬天里的春天》,莫应丰的《将军吟》,孙力、余小惠的《都市风流》,刘玉民的《骚动之秋》等(评论从略)。

说是“赝品”也不过分的:魏巍的《东方》,姚雪垠的《李自成》,刘白羽的《第二个太阳》,张平的《抉择》等(评论从略)。

一家之言,欢迎讨论,不喜勿喷。

本文地址:http://www.ehuixue.com/166087.html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慧学在线的微信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慧学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