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实验物理老师原创)马坊泉

2020-03-03 23:24  阅读 1,588 次

这些年极少回老家,即便回去,也只是匆匆而去,匆匆而回。寒假回去,说是河里有泉水了。我便去看个究竟。河离家很近,约摸二百来米。走进河边,也许冬季的缘故,河里的水冒着白汽,水不深,有些浑浊,但也分明看到不多的泉水汩汩外涌。我有些惊喜,但更多的是失望,眼前的景色和这季节一样,少了些生机。这里的一切和儿时的记忆相距甚是遥远。
我的老家马坊村,据说是源于古代一位叫马坊的将军而得名。村子不大,一百多户,八百余人。村里有泉水。泉水发源于村子北部,环绕半个村子,由西向东转而朝南,约有一里长。河水沿沟渠向下游流去,经沙河流入新乡的卫河,最后注入天津的海河,故这里属海河水系。村子属修武县,修武和山西交界。修武北部是山地,南部是平原,山地平原各半。马坊村在修武中部,属平原地带。村子向北十几里地就是山区。这里地势低,地下水丰富。从家门口向北望去,巍峨的太行山像一道屏风横在北边,山好像永远是青色的,和蓝天交映。马坊泉这水应当是从山西暗河涌来的。于是村里有了天然的泉水。泉眼甚丰,不计其数,最大的泉眼有水桶粗细。泉水清澈透明,且冬暖夏凉。
河里鱼虾很多,小时候捉鱼,常用一只碗,上面蒙一层塑料纸,中间剪个洞,放几片馍,然后放入河里,过一会儿取出,碗里准有鱼。虾也很多,拿笊篱一捞即有,捞的虾回家摊馍吃。螃蟹常躲在石头下面,掀起石头,可以看到螃蟹,捉到的螃蟹,通常是放在煤火上烧着吃。
马坊泉有一种小虫寄居在石头里,我们都叫它“活石头”,这种“活石头”只在马坊泉才有。鸭子特别喜欢吃这种石头虫,下的蛋比别处更大。用这种鸭蛋做的松花蛋特别醇香,曾一直是皇家贡品。
村里水很好,家里打井,打一人深就出水。水质很好,可以直接喝的。这里水多,树也多。杨树、榆树、柳树、槐树、椿树、桐树及各种果树。院子里就有两颗枣树、两颗柿树。门口槐花树很多。春天上树捋榆钱,采槐花:秋天够柿子、打红枣。
村里有果园,有菜园。82年散队之前,经常分菜,拉着平车到菜园子拉菜,最多的是南瓜、萝卜等。当然也得帮队里干活,顺便挣些工分。比如腰系包单,蓝天下,棉花地里采摘雪白的像云一样的棉花……
这里的景色的确很美。那么在古代是否更美呢?我想到了金代诗人元好问在此地写下的《马坊冷大师清真道院》诗三首。
(一)
水际茅斋星散居,白云闲伴五溪鱼。
茂林修竹山如画,蘸碧轩中恐不如。
(二)
枯蒲折苇障清湾,十里风荷指顾间。
安得西湖展江手,乱铺云锦浸青山。
(三)
静中人境两翛然,我亦因君有静缘。
已约青山来枕上,水亭风榭看明年。
从这三首诗中,我知道这里以前清净幽美,山水相映。北面是山,此处是水,水乡平原,泉水叮咚。马坊泉附近尚有四泉,圣井泉、海子泉、龙母泉、吴公泉和马坊泉合称五泉。当然马坊泉最盛。马坊村附近的五里源即由五泉而得名。五里源向南五、六里的地方有东水寨和西水寨,两个村子,既然叫水寨,水自然是很多的,这里种水稻,鹅鸭成群,而这一带也被称作“修武小江南”。
马坊泉的西岸,有一座道观,就是诗人元好问笔下的清真道院。道院的规模以前很大,现存只有一座宫殿,叫海蟾宫。
天下庙宇大都坐北朝南,而海蟾宫却是例外。庙门朝北。说起来这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原来这和此庙供奉的道教神仙刘海在此修炼成仙有关。
刘海,原名刘操,乃道教全真教的北五祖之一海蟾子。相传他十六岁考中状元,被燕王刘守光招为驸马,后任燕国宰相。在他四十岁生日那天,因醉酒将燕王陪嫁公主的珊瑚玉器打碎了,受到燕王责难,心中十分不快。碰巧有云游道人对他进行点化,于是他看破红尘,辞官而去,并改名刘海,号海蟾子,四处访仙问道。得遇纯阳吕洞宾后,来到修武马坊泉畔。见这里北依太行,稻塍莲荡,云烟朝暮,暗含仙机,遂在泉水的南侧构庵而居,潜心修道。这马坊泉中有一只千年金蟾,每当夜深人静之时,金蝉口吐金莲进行修炼。刘海扮作草人夜半趁金蟾口吐莲花之时,就取过莲花,吞入腹中,一阵清香浸入心脾,顿感遍体轻松,虚若无物。几年后终于修成仙体,升天而去。
清康熙47年刻的《海蟾宫柏树园碑记》记录了刘海戏金蟾的情景。
按照元好问后来撰写的《清真观记》,此庙为长春教教主邱处机倡建。丘处机师从王重阳,王重阳师从刘海蟾。金大定二十八年(1188年),邱处机应金主之召赴金都燕京。他路过此地,这里秀水明山,茂林修竹,喜爱其风土之美,徘徊流连不忍离去。他对徒弟们说:“天下道院,武官为其冠首,滨都次之,圣水又次之。你们如果能够在这里隐居修道,那么这里就能和滨都、圣水相媲美了。”他的徒弟就和当地乡豪协商,捐地购材,一年后果然在传说中刘海修炼时搭建的小茅庵的原址盖起了一座道院。因为刘海的茅庵原来就在泉南,而且面向泉水开门,以方便每天的洗漱和取水,所以这道院就建成了很独特的坐南朝北格局。马坊泉也就就成了刘海的洗丹潭。当时道院并无名号,直到金大安元年(1209年),才被金主赐以真清观。又因邱处机曾在这里手书《刘海蟾入道歌》,又名海蟾宫。邱处机的《刘海蟾入道歌》,叙述了刘操出家修道的原因,并告诫世人及时回头抽身。今天所见入道碑,为今人重刻,其歌云:
余缘太岁生燕地,忆昔三光分秀气。
丱角圆明霜雪心,十六早登科甲第。
纡朱怀紫金章贵,各各绮罗挂轻体。
如今位极掌丝纶,忽忆从前春一寐。
昨宵家宴至三更,儿女夫人并侍婢。
被余佯醉拨杯盘,击碎珊瑚真玉器。
儿女嫌,夫人恶,忘了从前衣饮乐。
来朝朝退怒犹存,些儿小过无推托。
因此事,方顿悟,前有轮回谁救度。
退官纳印弃荣华,慷慨身心求出路。
原碑在文革时被砸为数块,现在不知在何处。
二月二,龙抬头,这天是村里的庙会。四里八乡的人都过来赶会,或是走个亲戚。而这几天村里照旧是要唱戏的。村里有自己的剧团,戏台就在庙后。除了庙会唱戏外,过年时照例会唱几天戏,村里的人认为过了二月二才叫过完年。
那时候的剧目挺多的,小时候经常去大队部看排戏,看演戏。那个时候喜欢看武戏,不喜欢看文戏,一见到有武将出来,就高兴。演出的剧目有《铡美案》、《收岑彭》、《桃花庵》、《吴凤岭》、《对花枪》、后来又排了新戏《倒霉大叔的婚事》,印象当中还有《智取威虎山》。剧团一度很红火,邻村一些村民都会来看戏,边方村喜欢唱戏的都来村里演戏,有几位唱功十分了得。
村里唱的剧种叫怀梆,这是在旧怀庆府(焦作)一带的小剧种。并不流行。目前沁阳尚有较为正规的剧团,但沁阳的怀梆变化了很多,那种土味不再浓厚。马坊的怀梆还保持了那种本土气息。但唱怀梆的越来越少,也没有留下整出的音像资料。
马坊村的剧团散了。只有那些喜欢怀梆的人会聚在一起,唱上一段。
村里人有一项手艺就是编框编篓。经常编箩头,车挡,草篓等,这些是需要荆条的。荆条只有山上有,于是上山割些荆条,割下的荆条在水里泡上五六天后就可以编了。编好成品后,到集会上去卖。可如今,农村也不需要这些了,年轻人都不会这项手艺了。可惜现在这项手艺已经没人做了。
1976年,县里建立火电厂,厂子就建在河北岸上。也就是从那时候,河里鱼虾开始减少,厂里会向河里排放温水,再到后来,向河里排放煤沙。村子北边有一白庄煤矿,后来矿井被淹,据说矿上用水泥堵住了地下暗河,那一年,马坊泉和辉县百泉同时没水了。
最近一次回去,本家德春哥哥说河南师大来了几名教师,想听听怀邦,虽说戏服行头还在,但重要的是唱戏的人少了,只是录了几个小段。后来还听说想要马坊泉和海蟾宫重新修整。但我想无论怎样修整恐怕也很难恢复到以前的情景了,单单是这泉,马坊泉这个有一千多年的泉怕是要永远干涸了。
儿时的情景很难再现了,村子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家家似乎富足了,然而却没了水,没了果树,没了过年时的那种热闹,更遗憾的是2000年从市里迁来的铅厂,生产了几年,土地和水都给污染了,小孩都去城里上学了,村里小学也散了。虽说如今铅厂停工了,但似乎也不能回到从前了,回到那个我所熟悉的马坊村,“哪家姑娘能嫁到马坊村是她的福分”,这话永远也只能成为历史了!
一切都在变,变得有些模糊;一切似乎又都没变,仿佛仍在昨天。通红的夕阳映照在河面上,我仰望枯树掩映的蓝天,努力搜寻着我的童年!

本文地址:http://www.ehuixue.com/35990.html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慧学在线的微信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