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高考是哪一年(恢复高考那一年)

2020-06-14 22:35  阅读 206 次

恢复高考是哪一年:1977年

一九七七年春节刚过,L的高中阶段最后一个学期开学了。

开学不久就有同学私底下传说,今年大学招生要在应届高中毕业生中考试录取。这在当时来说无疑是一枚重磅炸弹,但它终究不是官方消息,虽然不是官方消息,大家还是信其有,不信其无,表面看来大家似乎比较平静,其实私底下已经是“暗流涌动”。受文化大革命的影响,平时大家都不那么认真学习,眼下却一个个暗自用功,平时下课时嘻笑打闹的场景不见了,有的是三五一群在讨论学习上的问题,有的拿出高一时的课本,看到一些题目干瞪眼,不要说学到的知识都还给老师了,其实当时压根就没有学,高一时都是在学工、学农、学军中度过的,本来就很薄的教科书,到学期终了还有不少内容没教完,高二的第一学期是在东风大队的猪场劳动。尽管如此,此时大家学习的热情不减,同学之间讨论,有问题请教老师变成了常态。

L这一届,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这九年,几乎都是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度过的,学习好不好都一样,毕业后都是回家参加生产队劳动,没人把学习当回事,从而产生了“读书无用论”,一些同学初中、高中没上完就回家劳动了,有的学一门手艺,信奉的是“荒年饿不死手艺人”。当年年轻人的出路有两条,一是参军,二是上大学。可是这两条出路不是人人都有机会的,能通过这两条路走出高桥的那是要有点背景的。现在突然有“大学招生要在应届毕业生中考试录取”,这给那些渴望跳出农门的学子们以无限的希望,他们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时间很快到了7月初,L和他的同学们高中毕业各自回家了,L在外地做中学老师的堂哥也回到了家中。听堂哥说,今年要在应届毕业生中招收大学生估计不大可能了,时间太紧来不及的。这在《大转折》中就有相关描述,当时小平同志招集相关部门负责同志开会研究恢复高考的问题,就有人表示时间太紧,就是要恢复高考只有等到下一年。这对L来说多少有些打击(毕竟都是小道消息),因为当时只听说是应届毕业生,而下一年L还能不能参加高考变成了未知数。L想,明年我如果不能参加高考,我弟弟过两年肯定要参加高考,我还不如给弟弟高考做点准备。于是,L从别人处借来了文革前的物理教科书,整个夏天,白天下地劳动,中午就在家里手抄物理教科书,晚上也在抄,想把整个物理教科书全部抄下来留给弟弟用(那时的L还不到17周岁,很幼稚的)。

到了十月中下旬,确切的消息到了,应届、往届生都可以参加高考。

中学的老师通知L晚上可到学校复习,那时的老师真的是无私奉献,不谈名、不谈利,只想让自己的学生能够考取大学。L白天参加生产队劳动,晚上到中学参加复习,学校如遇特殊情况不能开课,L就在家自己复习。L并不是一个头脑聪明的人,但还算是一个勤奋的人。有一天晚上,正当L在油灯下复习到十一点多钟的时候,就听到草堆下“嗤嗤”的响声,L一手拿着罩子灯的灯座,一手扶着灯罩,将罩子灯高高举起,就看到一只螃蟹在草堆跟前慢慢地爬,L上前一把将螃蟹捉住,叫醒了熟睡的母亲,“妈,我抓到了一只螃蟹”,母亲睁开眼睛,看着L手中的螃蟹,以肯定的口气跟L说:“你考取了,你考取了。”在老家有这样的说法,只要是拣到鱼、螃蟹就是大吉,要是拣到乌龟、黑鱼、甲鱼就很晦气,不知是否有根据,总之L听了母亲的话很不以为然,怎么能那么容易考上呢?

镇江地区的初考很快就到了,L的考场就在高桥中学,对于L这样的考生来说,这样的正规考试平生还是第一次,想想都很紧张,好在L早有准备,因为L在前几年生病的时候,头晕目眩,大队医务室的赤脚医生用葡萄糖粉冲水给L喝,之后症状明显好转,心也定多了,有了这样的经验,L事先买了几支注射用葡萄糖液带在身上。到了考场,就听人说试卷是专人押运到高桥并有专人值守,看到教室的墙上刷满了“刻苦钻研”、“又红又专”之类的大幅标语,再看看考生,一个个神情紧张,考务人员行色匆匆,这无形中增加了L的紧张感,L的心脏“砰砰”直跳。预备铃声响了,L掏出葡萄糖液用圆规敲掉瓶子的顶端,扬起脖子一饮而尽,果然心定了许多,然后大踏步走进考场。

初考结果出来了,在高桥中学应届毕业的近120人中,通过初考的只有3、4个人,L是其中之一。消息不胫而走,家里人为L初考过关而高兴,曾经教过L的老师都自豪地说L是他的学生。而L头脑很是清醒,这只是初考,全省统考还在等着他呢,L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继续投入到复习当中。

1977年12月下旬,全省统考开始了,考场设在大港中学,经过几天的紧张考试,L回到了高桥,从L的神情看,L应该考的还不错。两次考试终于结束了,L们卸下了所有的负担,回归到正常生活,L去了高桥供销社做临时工。

1978年一月的一天,天气很冷,天寒地冻,但天气晴朗,阳光灿烂。正当L在供销社干活时,上初中的弟弟气喘吁吁的跑来告诉L,“你考取了,学校通知你马上到公社文教上去一趟。”L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得跳了起来,护袖、围裙都没来得及摘下,一路小跑地来到公社文教办。

接下来公社文教办派了两名老师到L的父亲工作所在地进行了外调、政审,体检工作也随之展开。在体检时,当医生在体检表上写下“色盲”两个字的时候,L当时就感到天旋地转,脸色煞白,领队的老师见状忙过来安慰L,“没事的,没事的,这不会受影响的。”尽管有老师的不断安慰,L还是过了老半天才缓过神来。自此,L心中就多了一份担心,这会不会影响录取呢?毕竟L想跳出农门,改变命运的欲望是那么的强烈,从1977年年初知道恢复高考的好消息,到触手可及的大学梦,他怎么能不担心呢?

1978年的春节来了,随着新春佳节的到来,L的人生篇章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刘涟

2019.6.4

本文地址:http://www.ehuixue.com/39255.html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慧学在线的微信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