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是谁的诗句(唐诗闲读:“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2020-07-26 17:56  阅读 65 次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是谁的诗句

《乐游原 / 登乐游原》 ——唐·李商隐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赏析:傍晚时分我心情悒郁,驾着车登上古老的郊原。夕阳下的景色无限美好,只可惜已接近黄昏。

今天读一首李商隐的诗,李商隐这个人,在唐代诗人里算非常重要的一位诗人,晚唐诗坛,如果没有李商隐,整个晚唐诗坛就会黯淡许多,他跟杜牧合称“小李杜”(“大李杜”大家都知道,是李白和杜甫),与温庭筠合称为“温李”,同时他又跟李贺、李白合称“三李”,这三李不得了,基本贯穿了唐代诗坛。另外,他还因为诗文与同时期的段成式、温庭筠风格相近,而且三人都在家族里排行第十六,故并称为“三十六体”。

(李商隐石像)

我们已经说过,诗至少分两种:一种是言志或载道的诗,那是屈原、杜甫他们的事儿,写一首诗,一定有诗外的意思,或者表达志向,或者承载道理;还有一种诗,写景就写景,写情就写情,用词造句写到极致的美,写出的风景或情景也美到极致,温庭筠和李商隐属于这一类。放到近现代,言志载道的,如闻一多,把诗写到极美的,如徐志摩。两类诗都有好诗,不见得诗只有“言了志,载了道”才是好诗。

(李商隐墓)

李商隐是晚唐乃至整个唐代,为数不多刻意追求诗歌语言美、意境美的诗人。他擅长诗歌写作,骈文文学价值也很高(这跟他的老师有关系,他的老师是令狐楚回头会着重写一篇,先简单说两句,令狐楚实际上是个牛人,当过宰相,擅长写四六骈文,他的朋友是刘禹锡、白居易这样的大咖)。李商隐受老师的影响,他的诗构思新奇,风格秾丽,我们现在看他的爱情诗和无题诗写得缠绵悱恻,优美动人,其实这是他的主流代表风格。

(李商隐画像)

李商隐的仕途不得意,这是总的基调,我们说过,仕途不得意才出大文学家,李商隐的仕途不得意说起来很悲催,悲催的原因是两件事,他的老师令狐楚属于晚唐的“牛党”(晚唐的一次重要党争“牛李党争”其中牛僧儒代表势力的一方),这本来不是坏事,他前期未入仕时,就屡经令狐楚的提推广。可是他却娶了王茂元的女儿,王茂元跟李德裕交好,显然划归“李党”成员,于是,李商隐由此成了背师忘恩的人(实际上他啥也没做,就是找了个妻子),“牛党”对他进行打压,“李党”对他不待见,他算是受尽了“夹板气”,因此我们概括说他:仕途很不得意。

我们今天读李商隐的《乐游原》,全诗如下: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这是首名诗,其中经典的句子是后两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但这一句现代人理解的却不一定对,我们且慢慢来读:

(诗意图)

乐游原,在唐代是个旅游去处,在长安(就是西安)城南,是唐代长安城内地势最高的地方。登上它可俯视长安城。乐游原在秦代属宜春苑的一部分,得名于西汉初年,汉宣帝时在这里立”乐游庙“,又名“乐游苑”(《汉书·宣帝纪》里记道:“神爵三年,起乐游苑”。汉宣帝第一任皇后许氏死后就是埋葬在这里,因为“苑”与“原”谐音,乐游苑后来就被传为“乐游原”。)

乐游原在盛唐已经非常有名,使它声名远播的,是李白的那阙《忆秦娥》,即:“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李白是“乐游原”最大的推手,李商隐同学是后来者,李商隐也喜欢乐游原,这是肯定的,要不他不会心情不好,就“驱车登古原”,来这里调适心情是他经常做的事情。

(诗意图)

向晚,就是傍晚,古原当然是乐游原,诗题里写着呢,其他两句是大白话,现在通常的理解一般就是:诗人傍晚的时候心情不好,驾着车登上古乐游原。看着美丽的夕阳,诗人不禁感叹,夕阳啊无限美好,只可惜已经接近黄昏了。夕阳不错,美好,不过再美好也是转瞬即逝的美好。自从读到这首诗就是这样理解的,教材上就是这样写的。

但著名的红学家周汝昌提出了异议,他认为,这里的“只是”很可能是“祇是”的简写(《唐诗鉴赏辞典》里标记的是“祗”,这应当是编辑们的错误,不是周先生写错了,周先生大儒,当不会把“祇”写作“祗”,一点之差,差之千里),在唐代,“只是”还写作的“祇是”。在《说文解字》里(汉代),“只”跟“祇”字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字,“只”的解释是“語巳詞也。从口,象气下引之形。”就是个句末感叹的语气助词,是“指事”字,就是话说完了感叹的样子,在句末,相当于“耳”。“祇”字在《说文》里是“地祇,提出万物者也”,就是“地神”的意思,到了唐代,才有了“祇是”这个词,指“单一的、仅仅的”的意思,“祇”成了“只”的异体字。(辨析一下:“祇”还有另一个读音,读作qi二声,跟“祗”是两个字,“祇”读qi时是“地神”的意思,“祗”是“恭敬”的意思,二者是完全不同的字,这个不多做解释了,跟本文不相关。)那么,李商隐应当是写作“祇是近黄昏”,后世传抄,按惯例简写为“只是近黄昏”了。

(美丽的夕阳)

那么周先生说的问题来了,古代人只写“祇是”,不写“只是”,而且,“祇是”的意思也仅指“仅是、正是、就是、止是”的意思,比如《詩经.小雅.何人斯》:“胡逝我梁,祇搅我心。”曹丕的《煌煌京洛行》:“多言寡誠,祇令事敗。”都只有“恰、正、只”的意思,那么,这一句诗就应当解作,夕阳无限好,特别是黄昏那一刻为最美。如果这样理解,一直以来认为李商隐在感叹好景无多,是“没落消极”的心境就完全不对了,他只是看到了黄昏时美丽的景色罢了,没想那么多。再说了,其实李商隐这个人也确实喜欢黄昏,他还说:“天意怜衰草,人间重晚晴”,他该当不会在黄昏发出感伤与哀叹吧。

总结一下,“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有了两种解释:1、夕阳很美,但是很短暂,瞬间即逝。情绪是哀伤和感叹而心生放弃的,甚至还联想到诗人的“家国沉沦之痛,身世迟暮之悲”;2、夕阳很美,特别是黄昏那一刻。情绪是热爱生活、热爱人生而心生执着的,这是阳光的,正能量的。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上学时学这首诗,老师讲的就是第一种解释,后来学古文字,忽然又碰到周汝昌先生的解释,觉得新鲜,也说得有理有据(编辑们把祇写作祗,周先生一定气坏),反倒对诗有了另外的理解,这也是很好的事情。诗无达诂,亲爱的读者朋友,你认为这两种解释,哪一种是正确的呢?

 

本文地址:http://www.ehuixue.com/39532.html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慧学在线的微信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