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角小说】伊东 ll《丰年如画》

2020-11-09 15:20  阅读 15 次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小说)丰年如画作者:伊东

题记:过去留给未来的绝品。
东方欲晓,朝霞满天。茫茫雪原,白雪皑皑。
卢晓苇紧跟着父亲卢排长,在昨夜刚落新雪的田野上,一步一步结实有力地行走着。旷野里,有群麻雀伴随着他们前后左右,忽远忽近,忽起忽落,叽叽喳喳,自由自在。要不是这两天连降大雪,他们本来可以骑自行车走大路的。他背着的面袋里,装了些分开包装的葵花籽,带壳花生,黄豆,芝麻,还有大豆,也就是蚕豆。而他父亲背着个更大的小麻袋,里面装了条猪后腿,半只羊,还有两只大公鸡,两条大鲤鱼,全都是拾掇干净冻好的。
爸——我们歇会吧,我热得冒汗了。老卢停下脚,回头看看齐肩高的儿子。他没说话,把肩上的袋子卸到雪地上。卢晓苇赶紧也把背的袋子放下。然后,一把摘下棉帽子,他头上马上升腾起一股股白气。那样不行!帽子戴上戴上!老卢赶紧叮嘱道:风一扎,要感冒的!
知道啦,知道啦!卢晓苇无奈,听话地又扣上帽子。他回头远眺:冬天的旷野,满目苍凉,一派肃然。连队的营区,在茫茫雪原上,只剩下一片模糊不清的暗影。仿佛辽阔的雪海深处,浮现着一座孤零零的小岛。
去十六连姐夫家回访拜年,是年前早定好的事。姐夫和他爸爸,腊月二十三过小年那天,专程来他家送过年礼。那时,年根两场雪没下,大路挺好走,姐夫和他爸是骑自行车来的。两辆车前后挂着、吊着、绑着些袋子筐子,都装了些生的熟的、好吃的。老卢夫妻俩一看,女儿的准公婆家这般讲礼数,自然心存感激,理当回报。商议的结果,就是让老卢带上儿子,大年初一去给人家拜年,自然也捎带上给人家回礼。
实际上,两家儿女,只是在十一国庆节时订了婚。结婚嫁娶的吉日,王家人择定了来年五一劳动节那天。本来两家原打算过春节时,来个双喜盈门办喜事。可姐夫家因房子没准备好,大冬天冰天雪地,泥瓦活没法干,没办法,只有推迟啦!
父子俩歇脚的功夫,东方天际淡淡的惨白,已悄然化作暖心的微红,雪后初晴的晨曦,渐渐点燃了天边漫天的朝霞。高天明净,大地洁白,看着一轮红日鲜活地跃出地平线,卢晓苇满心欢喜跟随父亲,迎着耀眼的霞光,重又轻快地迈着脚步。他们刚走出连队地界不远,离十六连姐夫家,还有二十多里路呐!
日上中天,光芒万丈。雪原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终于,十六连家属区快到了。远远的路口,有两个人影,走到近前,老卢认出那正是亲家王汉忠和他儿子。
见面要问叔叔好,哥哥好……老卢给儿子叮嘱着,那边父子俩已迎面而来。卢排长哎卢排长,你好啊你好!王汉忠热情地连声招呼道,边大步迎了上来:这么远,又走小路,多难走呀,老卢辛苦辛苦啦!他身后跟着他二儿子王双林,也就是卢晓苇的准姐夫。老王呀,你好啊!王排长,我们又见面了,家里嫂子都好吧?呵呵呵呵,老卢也开心地问候道。
……你看你老王,这么冷的天,让你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太谢谢了。老卢呀,你就别客气啦!邮电所老谭把你话一捎来,我们一家就盼着等着你们今天来呢。走吧走吧,赶紧上家,来来来,把东西我来背着……晓苇把袋子也给我,我来提着……王双林也热情的说道,边把卢晓苇背上的袋子硬接过手来。两位长者在前,双林和晓苇在后,四人说笑着,一路向王家走去。
王排长家在家属区最南边,靠大路边独门独院,院子用树条芦苇扎的篱笆墙围着,院门朝东,一长排房屋南北走向,坐西朝东。屋后不远,有片大池塘,池塘里养有鱼,连里安排让王双林兼职看管,不让人随便钓鱼、捕鱼,鱼长大了,连里统一网鱼、捞鱼再分给职工改善生活。
进了院门,往屋里走时,王排长就亮开嗓门大声喊道:亲家来啦!孩儿他娘——话音未落,房门就推开了,双林妈欢喜地掀起棉门帘,笑着连声说道:哎呀他叔他叔,你们可来了,可把你们盼来了,可把你们等来了,快进屋里,快屋里坐……
屋里光线稍暗,从外面乍一进去,什么都看不清楚。卢晓苇进门一扫,却看到姐夫他妈身后,还站了一位留着辫子的女孩,她个头跟自己差不多,穿了件湖蓝色的罩衣。那姑娘没说话,只露出微笑望着他们。卢晓苇哪敢细看,他一时没认出来,这姑娘其实跟他同学,只不过没在同一个班级。
拐进南边客房,已有几位特邀陪客在座。王排长和老伴儿热情地让座上茶,主宾都坐下了。卢排长想到了礼物,他笑眯眯地吩咐儿子:把那两袋东西,都送到您阿姨做饭屋去。刚才王家父子进屋,直接把两个袋子搁在门边地下了。王排长一听,赶紧谦让道:嗨呀卢排长,您这也太见外啦!来过年嘛,送什么东西啊!别客气别客气,卢排长诚恳地解释:没什么好东西,不过是些吃的,毛主席说,吃饭是天下第一大事嘛……众人听了,纷纷窃笑,卢晓苇却暗暗称奇:这话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卢晓苇两手提了东西去厨房,里面母女正忙着,案上切菜的是主妇,灶上围着花围裙掌勺的,正是刚才瞄过的那位姑娘。咦?是你呀?王……珍琴?你好!姑娘很大方,瞪眼看着他说:怎么?卢晓苇同学,不认识了吗?说完她抿嘴一笑,赶紧又忙碌去了。
卢晓苇没敢多说什么,慌里慌张,头一偏就绕过去喊道:阿姨阿姨,他故作镇定,大声对刚停下切菜的主妇问道:我爸让拿过来,放哪里呀?哎哟哟,晓苇啊?那主妇连忙放下案上的活,来来,我来我来,看你爸妈真是的,太客气啦,怎么送这么些年礼呀?你妈和你姐晓兰都好吗?她们要一块都来多好……妈——王珍琴在一旁插话道:还有好几个菜没做呢!卢晓苇借机说声阿姨您忙吧,赶紧退出厨房。
客房一屋人说笑间,王珍琴娘俩开始陆续往方桌上端来酒菜,方桌上杯盘碗筷几乎摆满没空了,家宴正式开始!
来来来,卢排长请上座,请上座……王排长招呼着大家陆续都入座,王双林开始转圈给酒杯里都满上伊犁大曲。酒倒毕,王排长起身朗声讲道:今天,好不容易,我们大家凑在一起,一是过年,二呢,更高兴的是,我们亲家父子来了,来来来,长话慢叙,我们边吃边聊边喝酒……开始开始,卢排长您请……
这桌丰盛的酒菜看上去五颜六色:有红的黄的,青的绿的,黑的白的……为热热闹闹招待好老卢父子,王排长特意约请了要好的三位朋友一块儿赴宴。按老规矩,上桌的都是男人,王排长老婆和女儿王珍琴,一直在进出忙碌,端茶倒水上菜……只是王珍琴每回露面,卢晓苇心里都砰砰乱跳,他不敢直接看她一眼,却忍不住悄悄用余光偷窥她的身影。
王排长喝了酒,兴高采烈,趁着酒兴,他亲热地讲道:……亲家老卢呀,你这一来啊,以后我们就一家人啦,要常来常往才是。虽说咱两家离得有点远,但逢年过节了,我们一定要互相走走。你们来,我全家热情欢迎。我只要有方便,肯定也会去看望你和咱嫂子,怎么样?亲家老卢呀,咱俩可说定啦……卢排长一直听着,边呵呵笑着,边连声赞同:谢谢谢谢,好好好好,行行行行……王排长就说:那好,来,咱都满上。都端起来,把这杯干了!卢排长也笑眯眯应道:。好嘞好嘞,干啦干啦……
这场午宴酒,一喝喝到日头偏西。众人散去,王排长的老婆就赶紧催促他:老王老王,你赶快让亲家,还有晓苇啊,都快歇会儿吧!被褥铺盖,炕上我都备好了。这么远路,又喝半天酒,肯定都累坏了……老王答应道:也是也是,对对对,你安排的好。
卢排长父子被引领着去了顶头的北屋,上了炕,王排长临要走说:你们安稳歇歇,好好歇歇。说完拉门走了。卢晓苇看人离门闭了,便问父亲:咱来时,妈不是让下午早点回吗?卢排长说:那咱先稍歇会儿,起来就走。卢晓伟没再接话,看似很听话,实际上,他另有心思呢!他暗自期待:在这家,再多呆些时间,再看看那个女同学!
卢排长父子被王排长叫醒时,夕阳已沉下西山,窗外天色昏暗,屋里已经点亮了煤油灯。卢排长连连叹道:哎呀晚了晚了,哎呀麻烦了麻烦了……去了南屋,餐桌上早又摆好了晚餐的杯盘碗筷。王排长先将父子俩按到方桌旁坐定,连声笑道:晚什么晚什么,有什么麻烦,麻烦什么?这没外人,咱慢慢边吃边扯,都自家人嘛!
卢排长还是连声叹道:唉呀——嗨呀——,这一觉睡长了,睡过了,天都黑了,我们还得抓紧动身往回赶……抓什么紧?赶什么赶?王排长抢过话道:……这黑灯瞎火的,我能让你们走嘛?今晚就安心住下好啦!到我这,就听我的,按我的来!老卢看王排长一家真心挽留,又看儿子毫无动身的意思,加上天也确实黑透,只好笑笑道:嗨嗨,老王呀,真是给你家填麻烦了……好吧好吧,真不好意思啊……
因为没外人,王排长就叫一家人都入座来陪客。吃着饭,大人们说笑间,王排长却忽然问道:老卢啊,你这大小子,弄半天和我家老三还是同学,都上初二,你知道吗?卢排长一听,莫名其妙,就答道:没听说呀,你老三?谁呀?这档口,卢晓苇偷偷一抬眼,王珍琴赶紧埋下头去吃饭……哈哈哈……王排长朗声笑道:就在这桌上,我们的老闺女呀!以前没对外人讲,我家老大工作早,成家早,早就单过了,在油田克拉玛依,好几年没来家了……
卢排长这才明白过来:嗨哟嗷,弄半天,闺女是你家宝贝老三呀?他俩同学,我哪知道?我这小子淘气地不得了,学校的事,他从来不对我讲……哪里哟,王排长接过话来,笑嘻嘻地说:我听闺女介绍,他学习挺好的,还是个班干部,一看就比我老三强不少……强什么呀,老卢接道:这么大了,就会调皮捣蛋!你看你这漂亮闺女,多懂事,多勤快,又稳重,你老王俩口子,真是有大福气啊!
这番对话,说得当事人都有点脸红心跳,俩人只好默默垂下头吃饭。这顿晚饭似乎吃了很长时间。可卢晓苇事后想起,却觉得时间太短 ,仿佛瞬间。
第二天拂晓,天光微亮,卢排长心里有事儿,早早醒来起床。一看窗外,院里地上,夜里又布落一层新雪。他唤起儿子,让他去院里扫雪。
卢晓苇刚扫一会儿,房门又推开,王珍琴穿件蓝白碎花的小棉袄,围了条鲜红色毛线围巾,戴一双花色棉手套,也出来和他一块儿扫雪。刚扫了没几下,她把棉手套从脖子上取下,递到卢晓苇眼前:我不冷,你戴着吧。卢晓苇赶紧推让道:我才不冷,还是你自己戴吧!扫完院子,两人又出了院子,默默从院门往大路口扫出条通道。
好啦好啦,就到这行了。王珍琴悦耳的声音清脆利落。哎,真想不到呀,卢晓苇赞叹道:你这样的娇气包还会做饭炒菜……这有什么哪?上初中前我就会了。再说……她停顿一下才接道:一个女孩子家,要不会做家务,那传出去……不跟你讲啦!反正你也不懂……听她这一说,卢晓苇有点不快,便与她相跟着,默默回到院里。
哎对了,寒假作业你作完了没有?临要回屋,王珍琴停脚问道。寒假作业?卢晓苇猝不及防:……寒假作业?想想便回道:——早做完了,放假第二个礼拜就做完了。你呢?别的我都做完了,就剩数学了……这都一个多月,快开学了,你怎么还没……人家不是有不会嘛!要不还用你说!那……嗷,那有什么不会,我给你讲讲……帮你做完好了!
那感情好,我正愁这事呢,嗨呀!你碰巧来了,这我还愁啥呀?主要是……什么题不会?代数有两道,几何有几道,还有应用题,我一道没做……说完,她害羞地瞄了他一眼:正好,都看你的了!
早餐推迟了一个多小时,这段时间,其它人都让出南边客房,让俩位初中生共同完成那份剩余的寒假数学作业。收起书包时,王珍琴关切地问道:你学习这么好,怎么还没加入红卫兵?这一问,刚刚还神气活现的卢晓苇,一下变得垂头丧气:……我……还得努力,我一直积极表现……可能……还要再考验吧……其实也没啥,王珍琴看着他认真说道:你别太当回事,学习好才是真本事。你要不来,开学我作业都交不上……真的好谢谢你!别别别,卢晓苇抬手摆摆,连忙接道:这有什么可谢的,要谢,也应该是我谢谢你和你……行了行了,王珍琴果断接道:得赶紧开饭啦!我得去厨房看看!
卢排长父子临要离别,王排长一家人都出来相送。卢晓苇惊讶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王珍琴又换了件玫瑰红的花衣裳。卢排长照例背着半袋东西,那是王家的回礼,其中有姐夫半夜没睡,去屋后池塘钓的几条大草鱼。卢晓苇两手空空,很是自在,但北风呼啸,天寒地冻,他学老职工那样,把两手相互捅进衣袖里取暖御寒。
热忱道别、祈福来年的好话相互说完,长辈大人握握手,又招招手,依依难舍,但终归有别。父子俩迈开大步向前。此时,身后霞光万道,金色的朝阳倾情照亮了广阔静谧的雪原。走不远,卢晓苇忍不住回头一望,王家人都还立在大路上目送他们。
又走不远,卢晓苇听到身后有人呼唤,那耳熟心动的女声令他浑身一振!他住脚回身,只见王珍琴正往这边跑来,她一手高高扬起向他摇摆,鲜红的围巾在她胸前一跳一跳……到了跟前,她取下脖颈上那根红花绳,它两头连系着那两只花布棉手套,她一股脑塞到他手里,轻声说:天冷路远,戴上暖和……卢晓苇还没想好说什么,王珍琴却对卢排长大声喊道:卢叔叔再见——也不等回应,她扭身就往来路跑去……
卢晓苇目送她迎着金色明媚的阳光跑远的身影,鼻腔一下有点发酸,心底猛然升腾起一股浓烈而无名的情感……他小心翼翼戴上那双还有纤手余温的手套……走了一小会,他不禁止步,又回头张望,远远的路那边,高高的屋山头,果然,有个窈窕的倩影伫立着,那一袭鲜亮的艳红,让他确知那人儿是谁!
苍茫雪原,前路漫漫,沿着清晰的脚印,卢晓苇甩开大步,向着父亲的背影追随奔去。这时,不知从哪冒出来两只报喜鸟,刷刷地掠过他头顶,消融进前方的碧野蓝天。
(全文完)欢迎分享,多谢指正。
作者简介
本名贺瞿。军垦二代。业余练字习作,多为敝帚自珍。愿以文结友,切磋共进,并致谢忱。
喜欢就点个赞吧!
阅读原文,更多惊喜

本文地址:http://www.ehuixue.com/42739.html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慧学在线的微信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