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文学:(小说连载)只为那句承诺 (二十一) II 刘风旗

2020-11-09 16:56  阅读 89 次

(小说连载)只为那句承诺(二十一)
第二十章 豁出去了,报案
半仙儿还没听出来茹梅娘话里的讽刺挖苦,还觉得人家这是感激她呢,有点沾沾自喜地说道:“亲家母,你有话就说吧。”
“俺问问你,俺家茹梅还是不是你家的儿媳妇?茹梅昏死过去了,你知道吗?俺茹梅是死是活,你清楚吗?俺茹梅是咋送到的医院来的?俺再问问你,医院不是你家开的吧?看病住院不要钱是吧?”茹梅娘的话尖酸刻薄了起来。
半仙儿也很委屈,前半截儿还以为是夸她呢,听了后半截儿一下子就恼了。
半仙儿说:“哦,你还知道你家闺女是俺老张家的儿媳妇儿呀?俺还以为你家娘们儿忘了哩,俺廷轩没在家,你也不是不知道,横不能你让俺这老婆子背儿媳妇来医院吧?医院看病花钱,你先垫上又怕啥?你怕俺廷轩回来不还给你?俺也告诉你,俺给俺孙子出生已经预备了不少钱,可惜,今天,俺没带来!”
茹梅娘听见半仙儿话里带刺儿,气上加气,很是恼火,心想,这个老婆子简直成了孙子迷,竟然说有钱不带来,还说给生孙子的时候留着,这不明明是嫌弃俺家茹梅吗?这个神叨叨的半仙子今天非要气死俺呀。
茹梅娘不由得“腾”的站起身来,说:“俺再告诉你,是文强把俺家茹梅背到医院来的,也是文强替俺家茹梅缴的住院费!人也背了,钱也缴了,你说咋办就咋办吧!”
茹梅娘的话刚出口就后悔了,自己咋糊里糊涂地把人家文强给抬了出来,俺真让半仙儿给气糊涂了。
半仙儿一听,几乎要跳起来了,大声喊道:“哦,怪不得不给俺生孙子,哦,闹了半年六个月,你娘儿俩还想着老李家的那个旧相好呢?俺告诉俺廷轩去,俺让他离婚!”
半仙儿说完,拧搭着屁股、气呼呼地离开了卫生院。
三天以后,茹梅和她弟弟小帅康复出院了。
茹梅回到家以后,想尽快把文强垫付的住院费还给他,可是,廷轩还没有回来,茹梅就去找了娘。
当天晚上,茹梅娘放下饭碗,拿着钱就去了文强家。
文强爹娘等文强回来,才揭锅开饭,一家三口正在吃饭,茹梅娘推门进院儿了,茹梅娘一边走一边问:“国栋嫂在家吗?”
“哦,他婶子,你可是稀客,快点屋里坐。”文强娘拉开屋门,迎了出来。
正在堂屋地桌上吃饭的文强见是茹梅娘,站起身来,把自己坐着的小凳子递给了茹梅娘,说了一句:“坐吧,婶子。”
文强娘拿来一双新筷子,从干粮箅子上插起一块儿红薯,一边递给茹梅娘,一边说:“他婶子你尝尝,这是俺刚溜的,溜以前俺晒了几天,甜着哩。”
茹梅娘实在推辞不过,就掰了一小块儿放在了嘴里,边吃边说:“嗯,挺甜。”
茹梅娘吃完红薯,说起了正事儿:“俺今儿来,是替俺家茹梅把文强垫的住院费送来了。”边说边从衣服兜里掏钱。
还没等文强说话,文强娘就接话了:“他婶子,俺说句话,你可别介意,俺总觉得茹梅也像是俺的亲闺女哩。”
文强不想让他娘继续说下去,抢过了话头:“婶子,您回去给梅子说,她是给工地送饭受的伤,老支书说了这是公伤,住院费理应由村里负担。麻烦您再告诉梅子一声,让她在家休息几天再去给村里帮忙吧。”
茹梅娘从文强家出来,觉得从里到外有一种暖呼呼的感觉。
也是这天晚上,晓雪的小卖部里,坐着几个人聊天。
一个对着另一个说:“你看咱村这几大家族,你们老张家出了个廷轩,嗯,算是个能耐人儿,他们老李家出了个文强,也算是个能耐人儿,可是,俺们老王家就不行了,不光没啥能人,下边的人丁也少,晓雪的弟弟志刚也许有出息,听说上学还行,王结巴家的两个小子倒是挺有出息,可惜,都毕业后留在了外地,茹梅家出了一个哑巴兄弟,前几天还差点给崩没了,榆树家俩闺女没小子。”
另一个说:“俺听说人家大地方的人家,养闺女可比养儿子强,你也别瞧不起人家榆树,俺听说,榆树两口子想把老二山杏留在家里,俺还真想不出来,咱村谁家的小子愿意当这个上门女婿。”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话音还没落地,山杏挑门帘儿进屋了。
山杏像是听见了他们说的话,一进门就说:“干了一天活儿了,还操些瞎帐心,也不嫌累得慌!”
几个人一听,抬屁股走了。
山杏和晓雪同岁,两个人是小学同学,也是好朋友铁姐妹儿。山杏这些日子很忙,但是,几乎每天晚上,都来晓雪的小卖部,买些油盐酱醋,需要啥拿啥,需要多少拿多少,都是暂时不给钱,先记着欠账,山杏说,文强哥说了,过后村里给一并结账。
晓雪见到是山杏,屋里只有她俩,晓雪没问山杏想买啥,就鼓起勇气,朝着山杏招招手,凑到山杏的耳朵底下,悄悄地说:“山杏,俺想求你件事儿,你能帮俺跟文强哥牵个线儿吗?”晓雪刚说完,脸就涨红了。
山杏听了,猛的激灵了一下,心里觉得有些酸酸的,心想:俺夜思梦想的也是文强哥,可是,俺还不知道文强哥是咋想的,不行,俺得断了晓雪这个念头儿。
山杏看着晓雪红红的脸,愣了一会儿,也朝晓雪招招手,她凑到晓雪的耳朵底下,悄悄地说:“俺听人们说,你跟二赖子说不清道不明的,你不怕文强哥嫌弃你?”
山杏的话,有很大成分是村里人们的背后议论,可是,她的话,也深深地刺痛了晓雪的心。
山杏离开以后,晓雪提前关门,哭了几乎一晚上!
茹梅腿上的擦伤还没去痂,走路的时候还隐隐作痛,茹梅就在家里休息了几天,没去给村
子里帮忙做饭送饭。
茹梅没想到,在她出院后的第四天中午,一瘸一拐的张书生又来了。
茹梅没等张书生进屋,就抓起菜刀迎了出去,张书生一见,赶忙跑。
正在往外跑的张书生,与出门回家正进家门的廷轩,撞了个满怀,廷轩一看,竟是张书生!
廷轩顺手抄起一把铁锹追了出去,张书生登上自行车,像兔子似的跑了。
原来,张宇经过县医院的紧张抢救,生命算是暂时保住了,可是,据医院的大夫说,如果能够活过来,恐怕也是个植物人了。
今天,廷轩去县医院给张宇预缴了医院的费用,闷闷不乐地回家了。
晚上,半仙儿听说儿子廷轩回来了,就去儿子家把廷轩喊到了自己住的老宅里,她把茹梅送饭受伤、文强背着茹梅去医院还缴了住院费的事情,添油加醋地告诉了廷轩,临了,半仙儿还没忘嘱咐儿子:“你看看,俺说不能让你婆娘去给那帮打眼放炮的做饭送饭去吧,咋样?遭报应了吧?像这样胳膊肘往外拐的婆娘还不如没有,俺看,她这辈子也怀不上孩子了,她还跟老李家的那个文强说不清道不明的,说不定给你戴了绿帽子,依俺看,你跟她离婚算了!”
廷轩从娘的院子里出来,心里乱乱的。
回到家,闷闷不乐,一个人搬着自己的被褥去了西屋。
廷轩与茹梅分居了。
整个晚上,廷轩都没休息好。
他想,到现在还没苏醒过来的张宇,还有张宇的爹娘,以后都成了俺的负担,多亏张宇还有个弟弟,否则,俺这辈子又和多出来个需要供养的爹娘没啥区别了。
廷轩想,工地上发生了意外,没想到,村里开山采石也发生了意外,多亏茹梅只是轻微脑震荡。
想到了茹梅,廷轩不由得想起了今天与张书生的不期而遇,想到了他娘半仙儿跟他说的那些话。
他想,张书生真是个畜生,今天俺没追上他,追上他非得一铁锹拍死他!可是,张书生的事儿还没了,又来了个文强,张书生是个偷腥的猫,文强就不一样了,弄不好他和茹梅真的有可能会死灰复燃,俺心里也总觉得茹梅对文强还有些恋恋不舍。
一宿几乎没睡的廷轩,做出了一个决定。
廷轩决定,敲山震虎、杀鸡儆猴。
廷轩想:豁出去了,报案!不管茹梅咋想了,明天俺就去派出所报案,把那年张书生强奸茹梅的事儿给他抖搂出来,等派出所抓了张书生这个畜生,他就是想再来也来不了了,把张书生抓起来,也能吓唬吓唬李文强,至少,让李文强也知道点儿分寸,看到了张书生的下场,李文强也许会死了这条心。
第二天一早,廷轩去了镇上的派出所。
报完案,廷轩没有回村子,就又出门了。
很快,张书生在镇上的工商所里被警察抓走拘留了。
当天上午,镇派出所的孙所长带着俩警察,坐着那辆面包警车,再次带队进了村子。
孙所长他们先到大队部,简单地给老支书和文强介绍了一下情况,就直接去张廷轩家找茹梅了。
正准备进山采石的文强,一听,就震惊了!(未完待续)

刘风旗,笔名家东家西,工薪阶层,业余时间喜欢阅读和写作,曾在《杂文报》等报刊发表过多篇文章,创作过长篇乡土小说,曾经自娱自乐自建平台自己发表自己的作品。
江北文学
关于赞赏
1.一周内阅读量100人以上,赞赏金20元以上(不含20元),作者可得百分之六十
2.一周内阅读量500人以上,赞赏金30元以上(不含30元),作者可得百分之八十
作者10天之内,主动联系平台,过期不联系视为支持平台运作!谢谢!
关于投稿
★★投稿格式:作品题材+作者姓名+作品题目。附件发生活照片一张。★★作者简介格式:姓名、笔名、微信名、通讯地址、电话、文学创作成果等。
★★投稿邮箱:361899772@qq.com
★★从本月1日开始,本刊特举办已刊发作品阅读量比赛,每月一次,以当月所发作品参赛,第一名作品阅读量超过千人,奖20元,第二名作品阅读量超过五百人,奖10元,月底公布名单并发放奖金。
关于我们
总编:木杉 策划:小白主人
文学总监:牛兰学
副总编:筱汐(古诗词)
副总编:雪之梅(散文)
副总编:蓝天白云(现代诗)
文学顾问:笑神清风 杨功夫
古诗词主编:筱汐
现代诗主编:蓝天白云
散文主编:雪之梅
书画主编:顾祖华
小说主编:老刀把子
特约主播:祥云 聪慧
编委会:小白主人,雪之梅,老刀把子,顾祖华,祥云,蕙质兰心,Miss秋,蓝天白云
中国-江北文化

本文地址:http://www.ehuixue.com/42741.html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慧学在线的微信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