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舞翩翩红叶情 ——秋的思绪

2020-11-21 19:20  阅读 16 次

X
枫舞翩翩红叶情——秋的思绪此生若梅/文秋,最多情。在她的拥抱中,溶溶月色在倾诉、悠悠夜雨在倾诉、连唧唧虫鸣也……整个时空似乎都弥漫着一种倾诉。于是,听得并不真切的诗人,也匆匆地抒发了自己的喜和悲。有“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的含蓄;也有“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的直率。而东坡居士则以“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之句名世。这位大文豪虽然深深地理解和挚爱着秋,可惜:在枫叶如燃、万山尽染时,他没能激赏天平红叶;否则,必定会有更加脍炙人口的诗篇传世。天平秋枫,红得另类:她没有令人堕入绯思的妖艳、没有东施塗脂般的粗俗、更没有酿就门内酒肉臭的那种“朱”色的霸戾……,她只是堂堂正正的闪灼着燃烧般的色泽——似苌弘的碧血、如文天祥的丹心、像盗火者普鲁米修斯裸向天帝的赤胆,它情系一代俊贤范仲淹对华夏民族的一片深情,对姑苏的无边眷恋……。而姑苏人年年深秋赶赴天平的情愫,也属另类——他们的“秋游”,在倾倒于“晚枫初著霜”、“倒影赤霞帔”的美景中,心灵深处更萦念着这位对家乡,对故国,对民族卓有贡献的一代人杰的无限追思;一年年、一代代……。细思量这位先贤的生涯,从牵着寡母衣衿的孤儿,到割齑分粥的穷书生、威震边陲的宿将、鼎辅改革的名臣、千古不朽的文士……这传奇式的绚丽,确实也正是令姑苏人陶醉的红叶的人格化! 范公祠座落在红树白云,山岚缥缈处。稍读了几页线装书的我,年年层林似醉时都去天平赏枫。在去范公祠的途中,曾忽发奇想:眼前的绝佳风物,在当年不知是何等丑相——据传,是范公的义举高风感动了上苍,才将这本为恶煞之地的“饿虎扑羊”,化成了“万笏朝天”的瑞景;亦曾在心底向这位大儒发难:君子之畏,畏天命……那您?也许是雕塑家读懂了范公,那塑像在威严中透着宽容,仁慈。于是发难之余,我还会自圆其说地敢于代他立言:天命诚然可畏,但绝不等于不可逆转。君看天下事,正因为有不惜赴汤蹈火,舍身成仁之人、之事;于是金石为之裂变,天地为之易容……佛家《大正藏·六度集经》中“鹿王本生”,“猕猴王经”等等,就是以有良知的禽兽改变种类命运轨迹之事作喻,何况我们乃万物之灵的人类……。就这样,年复一年在赏心悦目的天平红枫节和竭拜范公祠中,我经受了一次次思想火花的电灼和蜕变。今年的秋,姗姗来迟。我也因病而未去天平,只是在家随意翻阅着《范文正公集》聊复尔耳。开卷重阅,才发现我对这位先贤其实所知甚微,就拿近在江苏的一条长堤而言,它全长582里,使滨海泻卤皆成良田;阜宁、建湖、盐城、海安、南通一带生灵,从宋至今犹享余惠,而它的大名就叫“范公堤”也是这位先贤的政绩之一,我却茫然无知。近距离的仰视先贤,仰视红叶;我心潮汹涌:其实,我们对先贤、对秋的含意还需更多的求索。秋,是绚丽的。如果春似一勺水绿,夏若一团火红,而冬只是一窪冰白。那么秋的深朱、浅赭、鹅黄、嫩紫……便是美不胜收的半天彩霞。我推开落地长窗,极目远眺在云山明灭,红叶裹拥中的范公祠,心头忽然流淌出一首绝句:“最爱深秋雨后晴,瑶池青鸟赴天平;蜿蜒御道衔童梓,枫舞翩翩红叶情”。同时又闪过一个怪怪的问题——历史上如果没有那些像范仲淹式的许多英杰与天抗命,为民请命,那么目前如此绚丽的风物,连同浓艳的枫叶,恐怕只能锐退为红衰翠减的多事之秋了吧?

本文地址:http://www.ehuixue.com/42879.html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慧学在线的微信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