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岳怎么了?

2021-01-06 22:56  阅读 112 次

我对连岳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微博时期。
他经常发些跑步微博,喜欢看NBA,当然主要还是循循善诱的引导,有情感,有时评,偶尔也会破口大骂几句。我看得还挺有意思,一直在关注。后来发现他不更了,听说转战公众号,就没再关注。
这两天没想到他上了热搜,原因好像是说了几段不该说的话,引来众怒。
疫情之后的中国,有两点要反思:一是对那些贡献生产力的企业家好一点,他们才是国之根本,减税降费相当于提升生产力,应该当成长期的国策,不能干杀鸡取卵的事;二是别再用纳税人的钱养一堆作家了,别以为养着他们就自然是你的吹鼓手,更大可能是享受你的待遇、福利与特权,还要搏一搏反体制的美名。自信一点嘛,做得好,正常人自然会夸你,正常人是多数。
多数人在讨论这段,尤其是他建议废掉御用文人,似乎在暗示方方是政府养的鼓吹手,日记里说的那些话只是在博眼球罢了。这点的确十分恶心。倒不是因为取消作协这类机构,这点我认同,而是“搏一搏反体制的美名”这句话,连岳哪来的自信去揣摩人家的动机?体制内就不能有点正常人了?
连岳自己都说,年轻时以为自己能改变世界,如今改变了观念。他能改变观念,别人也能。
不过这段话我倒是不太在意,最让我大跌眼镜的是他第二天解释的文章。
民主并不是更好的体制,它是更坏的体制,它对市场经济、契约精神、对自立自强的高尚品格,都造成持久的、制度性的伤害。一个释放了更多市场的体制,就是更好的。中国的体制并不会比美国更不爱市场,甚至更爱,当然可以做得更好,这是后话。一个喜好市场的君主制国家,好过一个民主国家。柏拉图的话是对的,喜好民主并非雅典的光荣,而是雅典的堕落。中国真搞起欧美那种民主,也将堕落。
连岳标榜自己是奥派,感慨自己年轻时是民主控,而现在不是了,因为奥地利经济学派诸位先贤大哲。真的,我有点尴尬。
奥派的确反感民主,但人家崇尚的是自由市场,而不是什么君主制,尽管霍普也写过君主制优于民主制。可连岳在君主制前面加了个喜好市场的前缀,什么意思呢,就是把自由市场的贡献悄无声息的归功于君主制。
如果你不加这个前缀,我可以认为这是观点分歧,论证就好。你加了,只能说非常的狡猾。民主制下就没有自由市场吗?
哪怕君主再喜欢市场,它同样要有官僚体系,君主不可能孤身一人,犹如上帝一般推行自由市场,仔细想想,这样也不能叫自由市场了吧。君主制同样损伤自由市场,你应该去比比民主官僚体系的损伤小还是君主官僚体系损伤小。
我知道,连岳想论证中国没必要追求欧美体制,但他思维跳跃,而且论据没什么说服力。况且摸着良心说,中国市场化程度真的比欧美高吗?
还是少喊些“自由主义”,容易给自己一种幻觉,自己是“真”,别人是假。
连岳没怎么,他一直就这样。

本文地址:http://www.ehuixue.com/43767.html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慧学在线的微信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