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学东 l 与美女喝酒能增加酒量吗?

2021-01-25 06:08  阅读 21 次

与美女喝酒能增加酒量吗?
文/朱学东
我的酒局常有美女。我经常和美女喝酒,既没产生过什么绮念,也从不和美女斗酒,更不跟美女开荤玩笑。我讨厌跟美女开荤玩笑,这是不尊重。但是,我从没有想过,和美女喝酒时,我的酒量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友王嘎兄,是《帕斯捷尔纳克传》的中文译者,他的一位师长,还是我乡邑前辈。他知道我对苏联俄罗斯的历史文学有特别的喜好,常找些珍贵的如今难以找到的早年出版的苏联俄罗斯文学历史作品送我。我无以为谢,唯有请他喝酒,他过去也喜欢喝酒,酒量比我大。有一次我们俩在喝酒时,我跟他分享喝酒的心得,“酒量论”,我总结为四条:一是勇气,两军相遇勇者胜;二是知己,酒逢知己千杯少;三是身体精神状态,身体好精神好自然酒量也好;四是路径依赖,是不是是自己熟悉的酒。王嘎听完,笑眯眯说了句:朱老师,你的总结好像遗漏了一点,应该再加一条,和美女喝酒,酒量也会增加的。真的么?我挠了挠头。在这个问题上我过去一向未曾留心,虽然和美女喝酒的机会从来就没少过。那场酒后,我便好好地思考了王嘎兄扔给我的这个问题。确实,我应该知道,和美女喝酒是能增加酒量的。即如欧阳修词所言,画船红日,晚风清朗,柳色溪光,晚晴照暖,而身边有“美人争劝梨花盏”,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此景此情,自是不能辜负,于是乎,艳歌一曲酒一杯,忽觉佳酿醉春花。
不过,美则美矣,喝高了却可能会辜负了美人一番心意。仔细检点过往酒局,我跟美女喝酒,场合不同,感觉全然不同,酒量也有云泥之别。20多年前,我被朋友拉着,也没少在北京的夜店盘桓喝酒过。不过,因为自己既不会唱歌跳舞,内心又有强烈的自我道德谴责和恐惧——担心被警察逮,所以,拘谨如我,喝酒也就成了那个时候在夜店唯一的选择,但不像夜店女孩,没小费进账。夜店女孩的酒量一般都很大。但是,因为上述内心的隐忧,我更多是跟同行的兄弟朋友喝——我过去常自嘲是“单陪”,而跟夜店女孩则是礼貌地敬或回敬,从来不会去跟她们斗酒比拼酒量,她们不仅不会让我酒量增加——不像一些人所谓色胆包天,敢放开来喝——反而会压抑我喝酒的乐趣,话既不投机,又提心吊胆的,怎么可能喝得痛快,酣畅淋漓!欢场夜店之外,我也会经常跟我的一些女性朋友喝酒。
很多年前,在职场上,一次餐聚,大家闹酒,一位湖南大姐,一手一瓶白酒,一手一个口杯,敬酒时倒满一口杯,一口而饮,博了个满堂彩,但几杯下去,满桌男性,鸦雀无声,再也不敢叫板闹酒。我那时年轻,酒量也不行,虽然没参与闹酒,但一看到这个场景,心里立马认怂,酒量急坠,再无跟美女大姐推杯换盏的激情。不过,无论是夜店还是湖南大姐那种喝法,都不是我和美女喝酒的常态。饭局上不论有无美女,我喝酒的姿态都是相似的。如果美女不喝酒,除了我个人习惯每人敬一杯之外(美女用茶或饮料皆可),我自是不会主动跟美女喝;美女因故要用茶水饮料代酒而敬,我也会出于礼貌以饮酒回礼(不是茶水回哦),但绝不会有第二杯,无论美女多么软言款语温糯甜腻。如果美女善饮也好饮,且性格言语皆投契,于我而言,酒量自是会增加,但却不是因为一起喝酒之人是美女,而是因为谬托知己,把一起喝酒的美女当朋友,这酒量增加,是增加在我说的“酒逢知己”上——女性知己也是知己,不管她是不是美女。这些年我和我多年的美女师妹喝酒、与其他熟识的美女朋友喝酒,甚至与初识即投缘的美女朋友喝酒,都是这个状态。我之所以没有注意到与美女喝酒能否增加酒量的问题,除了引为知己之酒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美女的女性身份。我一直有个准则,跟自己的姐妹喝酒的姿势,就是我跟美女喝酒的姿势。我发现,和美女喝酒,其实我会更小心谨慎,怕一起喝酒的女性朋友因尽兴醉酒误事或受伤害。这是我最怕看到的——我曾经遇到过。谁又愿意看到自己的姐妹喝多,哪怕是因为高兴?所以,跟投缘的美女喝酒,哪怕她酒量比我大,某种程度上我在内心也多了一份顾虑,酒量也就歉抑了一分,不涨反跌了。
这也是这么些年来,我跟那么多美女一起喝过酒,也喝过大酒,但我始终没有把跟美女喝酒与酒量增加联系在一起想过的原因所在。不过,在把美女视作自己的姐妹,不想看到她们喝多难受失态之外,还有一点,其实我更怕自己在美女面前喝多失态。这么多年的社会交往中,我一直保持着一个宽厚兄长的人设,酒桌上有态度,有温度,有尺度。跟美女喝酒,胜之不武,喝多了则容易乱性失态,而且这种后果还不是自己能控制的。类似场景见多了,我内心非常厌恶。如果遇上,以后则会与失态者悄悄地渐行渐远。自己虽然也常喝多,但醉态多在人后,就像古龙小说《大英雄》里的秦歌。我害怕自己喝多了,不仅会变成美女讨厌的人,更会变成自己讨厌的人。这个念头,实际上与跟自己姐妹喝酒的原则一起,拧成了自己和美女同桌会饮的紧箍咒。所以,每次桌上有美女,我的内心是比较紧张的,这种状态下,酒量自然会小很多。这大概跟许多朋友喝酒的状态不太一样。言笑晏晏,花开半朵,酒在微醺。最适合也应该成为与美女喝酒的圭臬。酒量涨不涨,其实无关紧要。
朱学东
资深媒体人,历任《南风窗》总编,《中国周刊》总编,新京报传媒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花开半朵,酒在微醺一杯默存敬佳人独立之精神,严选之好物宋石男、谭伯牛、十年砍柴、贾葭四位方家联袂推荐
扫码加入粉丝群
与有趣的灵魂对饮
与不朽的时间同行

本文地址:http://www.ehuixue.com/44460.html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慧学在线的微信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