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西文学】第174期 || 诗人王健作品 ||《离别》(外五首)

2021-03-02 09:52  阅读 43 次

2019年 第18期 总174期1月22日
王 健,男,1957年2月12日,生于辽宁省锦县营盘。就读于北京联大中文系,现职北京燕山文化馆,文学干部。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中国作家协会北京分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诗探索‘天问’中国新诗会所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从事文学创作三十多年,以诗歌为主,兼歌词、散文。一九八三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个人诗集《王健诗集》、《守护者》、《继续》、《内心的河流》。曾自印诗集《城堡与风》、《在两千瓣嘴唇中逃亡》等。
诗歌散文作品散见于北京《燕山油化报》、《北京青年报》、《人生杂志》、《北京日报》、《北京文学》、《新京报》、《中国文化报》、《诗选刊》、《中国诗探索》、《世界文艺》、《新大陆》(美国)等。并有多篇作品在全国范围内获得大奖。本人作品及小传被收入《北京市房山地区百年作家回顾》、《北京作家》、《国际华文作家诗人传略》等典集。
【京西文学】投稿邮箱:870413692@qq.com
【京西文学】主编微信:870413692
【主编荐语】
坦率地讲,编辑诗人王健先生的作品,我还是有些小紧张的。诗稿发给我有一些天了。每次接到王先生的稿子,我都先放一放,放上五日七日,甚至二三周。我得静一静心。我要用清静的心,去读他的每一首每一句每一字。不敢说品味达到了十分,但也得能理解七八成后,才敢编辑。这是我对作者的敬畏,也是对每部作品的尊重。
诗人都是孤独的。
内心快乐的人,成为不了诗人。
在一座心房的角落里,我时常会见到的一个身影,那就王健先生了。倘若那一天他没有如约而至,不知去哪里喝酒了,那孤独的影子,便是我自己的了。
我知道,能够理解他的人,少之又少。在深夜的边缘,当烟草的困扰成为了枉然,你不必寻找,只有一种选择,读一读他的诗吧,每一字都是他刻意为你留下的记号。因为,他已经多次来过这里。
多少年前,已经记不清了。诗人王健的一首诗《废虚里的镜子》令我陷入沉思,诗这样写道:
来者的窗口
闪着宝塔的灵光
渐渐拔节
身旁的沟壑
那已经风化的刀痕
掩埋于漫天的芦苇丛里
几乎从那时起,我意识到自己的心房也是一座废虚,那里有沟壑、有风化的刀痕、有杂草,还有丛生的芦苇。一年年一季季,就那样荒芜着,没有人走进,自己也走不出去。那时,我不能用诗歌与他对话,因为我还没有武器,而他已经在心灵的废虚里面,开始使用镜子了……
这几年,他更孤独了。天天给夕阳拍照。给花儿拍照。给柳条拍照。给鸟群拍照。实在没的可拍了,就给天拍照。天也黑了,就给月亮拍照……我曾经给他写过几次简短的诗评,但也找不准对应的感觉。他走履太快,他在有月光的夜晚总是走来走去的。在没有光亮的夜晚,那就更自由了,他可以从“广阔的磁场”里逃离,不留任何踪迹地飞翔,俯视“变态而疯狂的世俗”。
所以,你不懂他,他也不怪你。
【京西文学】方 言
2019年1月22日凌晨

如果你用心
一定要目光
挽留此景
那是我
有形无形的大写
给你的豪放与婉约
你说得算
它疆土的无限
它感情的牛羊
它沉稳的饮烟
还有美好姑娘的笑脸
我不好定义
也不想结论
是否能回到原点

今夜
只想给你惊奇
给你想像
任你的海滩
金灿灿
无边无沿……

今晚我分娩一件事
想一条河
分娩的是怀念
想是想得不想了
往事如昨
往事都在槕面上辽阔
拿不起来
也不知道拿起来
放在哪里
都过去了吗
没有!
让心安放吧
也安好了自已
静悄悄地
观望!

久违了
一支白云的笔
画出天空的性感
这是我的期待
是我永恒的心愿
今天
像老朋友的约定
又似情人梦中相会
一笔一划
都是衷肠
一个转身
都有内涵
蓝天
祝你性格不变
白云
愿你天真浪漫
这时
我只顾目不转晴
仰望你的深邃
你的高远

一个大门
便把东北
华北贯通
今天的握手
温暖
使严冬退却
或许是我们的靠近
这时
我走在它的目光里
深入它的心灵
倾听历史的长风
山海关
你雄居大地的版图
是顶天立地的英雄

告别大海
没让它送君千里
如果那么缠绵
我也伤感
何必呢
虽然听到它的呼唤
听到它的祝愿
我没回头
也没一句安慰的誓言
我走了
或许走的很远
但是
大海的性格
面容
形像
已在我的心灵里
种下豪放
婉约
你翻飞的闪电
已无边无沿的漫过
我无知的从前
大海
向你致敬
想逃都逃不出
我的视线
不理我
你就失落了诺言

本文地址:http://www.ehuixue.com/46118.html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慧学在线的微信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