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斯巴达真的厉害吗

2023-12-01 04:18  阅读 54 次

一、历史上斯巴达真的厉害吗

古希腊时期,城邦之间的暴力冲突不断,与外来侵略者间的战争更是家常便饭。所以大多希腊城都被大规模城墙围住,以加强防御保护。

斯巴达强盛期时则非如此,他们发现根本没必要筑墙,因为他们拥有古代最令人畏惧的战士。

斯巴达到底做了什么与众不同的事,才能造就如此骁勇善战的战士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先看看当时文字记载。

斯巴达本身并未保存任何文献,因为斯巴达人自己严禁保存记录,必须仰赖非斯巴达的古历史学家——像希罗多德,修昔底德和普鲁塔克留下的记录。

这些故事可能被美化了,缓唯漏且描述斯巴达在巅峰时期的状况。所以只要听听就好。

对斯巴达人而言 他们存在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为斯巴达效力!

在出生那天,年长斯巴达领导会检查每个新生儿,强魄健体的婴儿被认为能满足此一尽忠目的,其他的则可能被留在台吉都斯山上等死。

每个斯巴达人,无论男女,都被期待成为身强体壮、脑筋敏锐、情感收放自如的人。

不惜代价捍卫和推动斯巴达、是他们绝对义务。

因此人生前几年,孩子们被教养成必须先效忠斯巴达,而后才是家庭。

这扰烂种心态使得斯巴达男孩,变得比较容易教育。

在满七岁时,男孩被送去接受斯巴达教育。

那地方的主要目的是:经由十三年冷酷、严厉 而且通常是残暴的训练,让一位男孩蜕变成为斯巴达战士!

斯巴达人视完美体态胜过一切,学生也耗费大把时间学习如何战斗。

为确保在战斗中的韧性,男孩们被鼓励相互战斗。与今日不同的是,霸凌也是被允许的。

为强化男孩们的备战状态,他们饮食很差,有时甚至几天不给食物,也不给他们多穿衣服,是为了让他们适应不同温度。

斯巴达男孩还被鼓励为生存而偷窃,但如果被抓住就必须受罚。处罚并非因为偷窃,而是技巧太差被逮。

年度耐力竞赛期间,在众所皆知的鞭笞宗教仪式上,青少年男孩在亚底米女神圣殿祭坛前被鞭打。男孩死在女神祭坛前是常见的事。

所幸,并非所有事都如此残酷,斯巴达年轻人也必须学会如何阅读、书写和舞蹈。

舞蹈让他们学会优美地控制动作,同时有助他们战斗技巧。

斯巴达女孩的责任虽然不同,但高标准的要求、及期望她们以生命来伺奉斯巴达的原则不变。

因为要上学,斯巴达女孩跟山晌母亲同住家中。

她们的课程包括艺术音乐、舞蹈、阅读和写作,而为了保持身体颠峰状况,她们学习各种竞技术,比如铁饼、标枪和骑马等。

在斯巴达,普遍认为只有强壮有能力的女性才能孕育孩子,他日成为勇猛能干的战士。

也许对所有斯巴达人来说,不论男女,在斯巴达学校学到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效忠斯巴达。为国牺牲被视为个人尽到了对斯巴达的责任。

在死后,只有死于战斗的男人与死于分娩的妇女才能获得墓碑。

在同胞眼中,因为他们牺牲 斯巴达才得以生存。

——欢迎关注公众微信号infovision,更多科普小视频等着你!

确实,非常厉害,曾是职业军人的典范。

斯巴达的孩子出生时 就要被烈酒正巧喊淋身 只有熬得住的孩子才能别选入举野 此后一系列等我考验和训练 据说在一场战役中宽数 斯巴达三百勇士打败围攻一千士兵

相当厉害 可以称得上是战斗民族

二、求《斯巴达克斯》的简介

1、《斯巴达克斯》是意大利19世纪著名作家拉法埃洛·乔万尼奥里的一部杰出的历史小说,讲述发生在公元前1世纪古罗马时代的一场声势浩大的角斗士起义。以斯巴达克斯(思)为首的角斗士们为争取自由和尊严,奋起反抗罗马人的暴政,他们英勇顽强地与强大的敌人进行斗争,一次又一次地出奇制胜,重创罗马军队。角斗士军队最终被强大的敌军包围并消灭,斯巴达克斯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小说真实地再现了两千年多前那场被压迫者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塑造了起义领袖斯巴达克斯的不朽形象。

2、拉法埃洛·乔万尼奥里生于罗马,年轻时在撒丁王国的军队里任军官,参加过反对奥地利占领者的斗争。后来志愿加入加里波第率领的远征军,在攻克罗马的战役中立下功绩。退役后在师范学校教授文学、历史,同时从事新闻和文学活动。他写过现代题材的长篇小说、历史小说、历史剧、诗歌和研究1848年意大利革命的史学著作,其中以长篇历史小说《斯巴达克思》(1874)最为出色。

三、斯巴达克的简介 不要太多 不超过100字

西史通鉴之英主本纪 卷一 斯巴达克本纪

斯巴达克者,色雷斯罗多帕人也。初,罗马征色雷斯,俘斯巴达克,以其贤勇,拜爵十长,赐号同罗马公民。明年,罗马再征色雷斯,彼以兴复故国为念,挂冠弃爵,旋为罗马囚,为剑奴。剑奴者,性命相搏以娱世人也。时斯巴达克为人所鄙,唯祭酒恺撒、白衣卡提林知其勇,阴相接纳。达克阴与徒党计,今为剑奴,命难久长,为乱亦死,为剑奴亦死,大丈夫处天地间,岂与草木同朽,王侯将相,当由自取。会其谋泄,元老院令尽诛为乱者。祭酒恺撒知事急,间道奔告斯巴达克,或曰卡提林亦携兵仗至。斯巴达克遂意决,毕集同志,斩关直出,奔维苏威山。四方奴隶苦罗马久矣,斯巴达克罗而致之,将士如雨姘集,遂自霸一方,令罗马公民悉出奴隶,官军累伐之而不能胜。时元老院遣克洛提乌斯征斯巴达克,克洛提乌斯亦有贤名,困斯巴达克于维苏威山。斯巴达克出奇兵扪克洛提乌斯后,克洛提乌斯不能当,斯巴达克遂进克瑙拉,屠之。

初,罗马精锐方征米特里达梯斯王,国中唯老弱之众,不能当斯巴达克亡命之师,斯巴达克遂得坐大。元老院忧斯巴达克兵多难制,戒督将瓦利尼乌斯缓进持重,毋轻战斗,以侯边兵。斯巴达克遗信辱之,瓦利尼乌斯不能耐,引军奔加普亚。斯巴达克衔枚急进,一败瓦利尼乌斯于卡齐陵,再败于阿昆纳,伤都尉考西尼乌斯、马克西麦斯和毕蒲鲁斯,瓦利尼乌斯仅以身免,俘其仪仗。辛普烈齐奥者,瓦利尼乌斯仪仗官也,是役不得脱。斯巴达克使之为前导,辛普烈齐奥心耻之,遂自刭,罗马哀之,斯巴达克感其忠烈,归其柩。或有言于斯巴达克者:今将军拥众甘万,势难久存于罗马,何不引军北略,越阿尔卑斯山,鼓行而西,立国于日耳曼,观天下之变,图王霸之事乎?斯巴达克善其言,荷戈北向,破罗马执政于阿斯古尔城。时罗马南高卢节度使屯于波河,斯巴达克方谋度河。军中有校尉名康尼克斯者,语于大众曰:罗马精锐,方征米特里达梯斯王,国内空,今不取天下首富之罗马城,反欲取瘴疠之日耳曼,我辈纵横天下,所为者何?得非富贵耶?军中鼓噪,不得度。斯巴达克悲曰:今进取日耳曼,雄霸一方,但恐子孙不能守,我辈必可终老,观天下有变而谋之,不胜于罗马为盗乎?罗马忠贞义烈之士,何其之多,岂我辈破国亡家者可图之?斯巴达克不得以,遣使告卡提林:今我拥众百万,欲与公同谋大事。卡提林者,亦罗马不得志者,其党亦万数。卡提林复书曰:仆初敬公贤勇,所谋者亦为脱枷之正,故与公友。今公所谋者罗马,非仆所宜闻。公趣离罗马,不然恐唯见于阵前。元老院知斯巴达克有犯厥意,乃悉出国赋,抚士用众,迁克拉苏诸道行军总管,檄边军入卫,诸镇如西班牙节度使庞培、亚细亚节度使卢古鲁斯皆至。或语于恺撒曰:今斯巴达克心已沮,兵虽多而狐疑者众,夫以心疲之将而御狐疑之众,虽孙吴亦不能定其规,诚不足畏也。明公为国之祭酒,振臂一呼岂无望风景从者,此等流贼又易破,悉归奴隶于故主,百姓悦服,因谋大事,此千载一时也。恺撒对曰:我闻士之守信,如女子守身,仆与斯巴达克,在礼为友,在义为兄,且上天有好生之德,我辈若为奴隶,岂无脱枷之念耶?我若攻之则背友,从之则背国,此议虽善,仆不能从也。时斯巴达克引众至拉文那城,南高卢节度使卡西乌斯蹑其后,杀日耳曼团练使,斯巴达克数挑战,卡西乌斯据摩季那岭不出,遂阳示归意,侯卡西乌斯出垒,将士不得成列,突以锐卒加之,卡西乌斯不能当。先是,克拉苏度南高卢军方盛,斯巴达克缓急不得南下,遂离罗马出己财募将士。至是,元老院急召克拉苏归,罗马城中一夕数惊,皆言斯巴达克将至。斯巴达克方谋进军,校尉康尼克斯统众寇掠,斯巴达克不能禁。

元老院有欲迁都以避斯巴达克者,西班牙节度使庞培知事急,急使人语克拉苏曰:避贼锋锐虽为正计,然宗庙陵墓公能迁之乎?且不守百年金汤之罗马,有固于罗马者乎?倘出中贼计,总管其归何处耶?岂不见卡西乌斯故事乎?克拉苏悟,出屯奥特利古尔城,令执政严修战备,为犄角计。斯巴达克知罗马有备,阴遣游骑寇阿莱季亚,虚建旗号与克拉苏相持,自将师越亚平宁山,谋袭罗马。克拉苏击破游骑,知斯巴达克意,急蹑斯巴达克后。时天方雨,维林纳斯河水大至,斯巴达克虽近罗马,终不得度,遂战克拉苏于苏布拉克威岭,败之。克拉苏出溃卒,如什一令。先是,克拉苏军败,溃卒奔罗马,元老西塞罗持剑立国门,曰:败卒入城者斩。京兆尹加图亲登陴守御,尽发国中恶少年。斯巴达克知罗马难攻,谋断粮道于阿普里亚以困罗马。克拉苏誓于军中曰:予自从靖远将军苏拉讨贼以来,未尝有败绩。今斯巴达克者何人?我辈剑奴耳,诸公其用力,予不破此贼,誓不回罗马。将士皆愿效死,军气复振。

西西里有响应斯巴达克者,斯巴达克秘使人告之曰:西西里有地千里,足图大事,公等且持重,候我兵至乃发。时海中盗贪斯巴达克厚贿,许度之西西里。时亚细亚节度使卢古鲁斯方航海来会克拉苏,破海盗于撒丁海,知斯巴达克谋,急赴告西西里节度使撒乌提路斯,遂尽破斯巴达克党人。斯巴达克虽至海滨,海盗畏罗马兵威,不敢出会之。克拉苏因围之勒金之原,乃四面筑垒,成蚰蜒堑,分兵屯守,为久围计。时边兵庞培、卢古鲁斯亦皆入卫,克拉苏恐边军分功,奏称贼已穷蹙,即可平定,不烦诸道相助,尽将边军遣归。斯巴达克知事急,会天方雪,乘夜选死士犯之,遂度堑。或言于斯巴达克曰:今将军雪夜以破克拉苏,诚善用兵者,然边兵将毕集,将军何以为计?何不乘克拉苏方忌边军,为招安谋。斯巴达克然之,会克拉苏于御道,克拉苏慰之曰:姬庭多士,比是殷臣,公虽生色雷斯,实本罗马公民,我朝未尝以外人视公,公何得安心从逆?斯巴达克对曰:仆辈见辱下吏,所以逃死四方,非欲敌罗马,今公若能赫仆等,仆尚何求?克拉苏疏报罗马,元老院但赦斯巴达克等百人,余以逃奴视之。斯巴达克得诏,弃诸地,大骂元老院曰:彼以斯巴达克为何人?弃百战余生之袍泽,谋己身之富贵,誓不为之。遂告绝克拉苏,召将士曰:今边军皆至,吾属若不苦战,恐皆为戮矣,夫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吾辈但存忠义于心,虽死而犹生。克拉苏亦召将士,曰:边军将至,数年辛苦,为他人做嫁衣耶?斯巴达克遂战克拉苏,军覆,斯巴达克殁战阵。

余曰:斯巴达克以奴隶之身,鼓动十七同志,扫荡天下,纵横罗马,其虽不终,不胜于老死床户乎?近人不察,浪漫加之,必误后人,故为本作,以志天下。且斯巴达克不减项籍之勇,激瓦利尼乌斯之努为智,归辛普烈齐奥之柩为仁,悉出罗马奴隶为义,身为人主而死社稷为礼,以此仁义礼智勇五宝并存,厕身本纪岂有不宜耶?桃李不言,下自成跷,余恨不能往从斯巴达克公。

本文地址:https://www.ehuixue.com/254572.html
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慧学在线的微信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